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创富心水论坛 >
创始人如何跑赢自己的企业?(中)
发布时间:2019-06-10

  瑞幸咖啡上市了,并且创造了中国企业纳斯达克上市的新速度。瑞幸咖啡本次IPO发行定价为每股17美元,开盘一度上涨超过50%,市值超过40亿美元。

  当然,在纳斯达克上市和在国内A股、纽交所上市不是一个概念。在国内A股、纽交所上市有盈利要求,相当于长大成人,而在纳斯达克上市相当于孩子的出生——一方面有夭折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可以想象的空间也越大,因为投资人看中的是新生儿未来的成长空间。

  人们很容易把瑞幸和ofo相提并论,一样的资本风口、一样的烧钱模式。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兼CMO杨飞这样回答这个问题:“我们的团队不是刚毕业的大学生,都是创业老兵,是一个谨慎的团队,有理性和务实的一面。绝对不会是下一个ofo,希望大家有信心。”

  这是一个让人信服的理由,如果你看一件事儿不靠谱,那么平时一贯靠谱的人拍胸脯说这事儿靠谱,逻辑就发生了变化。

  创业公司最大的风险就是来自于创始人的成长速度跟不上公司的成长速度,绝大部分创业公司的失败都是由于创始人没有跑赢自己的企业。如果一个公司在开始的时候,合伙人中就搭配了不同年龄、不同职业经历、不同专业背景的人,那么在一定程度上就化解了这个问题。因为这些不同的合伙人可以弥补操盘手成长速度的不足,在创业“长跑”的每个阶段能够给予帮助但气喘吁吁的主要还是创始人。

  瑞幸咖啡的CEO是前神州优车副总经理钱治亚,董事长是陆正耀,他打造了神州租车和神州优车两家上市公司。这样的年龄和经验的组合和戴威的年轻团队完全不同。与摩拜、瑞幸这样老少结合类似师生关系的创始人团队相比,ofo的创始团队都是和戴威年龄经历相仿的同学,他们同处激情澎湃但年龄经验上很难互补,这为后来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在资本的推动下,现在的创业公司在发展的过程中有三个决定公司状态的增长速度。第一是营业收入增长速度;第二是员工人数增长速度;第三是估值或市值的增长速度。

  第一个增长速度考验的是创始人商业经营能力,包括产品打造能力、市场开拓能力、成本核算能力,大部分小生意人经过几年的磨练都会具备这几个方面的基本能力,但对从来没真正做过生意的人,这里边有无数个坑在等你。

  第二个增长速度考验的是创始人内部管理能力,包括建立和执行企业制度和企业文化的能力,对关键岗位人选考察的能力,与主要合伙人相处的能力,与员工沟通的能力等等。

  第三个增长速度考验的是创始人对融资的把控能力,包括对投资人能力和品性的判断能力、协调投资人关系的能力、融资节奏与公司成长的关系问题等等。

  戴威遇到的问题是,他在刚开始成为一个小生意人的时候,企业就开始像气球一样膨胀。这个膨胀过程中市值跑在最前面,后面是员工人数,再后面是营收。在短短两年的时间里,三者之间都在高速增长,同时这三者之间的距离越拉越大,估值的增长速度远远快于营收的增长速度。

  对创业企业来说,尤其是年轻的创始人,最理想的增长方式是三者同步稳步增长,风险最大的增长方式是三者同时高速增长。戴威的幸运和倒霉之处在于,他创立的ofo很快就进入到三者同时高速增长的区间,这意味着他要以极高的速度同时获得几方面的高速成长,也就是说,他要在两三年的时间里走完一个传统企业家至少20年才能历练出来的本领。

  在公司运营层面,如果戴威在最初的扩张之后意识到低价劣质小黄车将给公司未来的发展带来巨大隐忧,在资金相对充裕的时候降低投放的速度,提高小黄车的质量,增加更多的运维人手,就会筑牢运营方面的基础。

  在管理层面,戴威早就显现出不凡的领导力,但领导力不等于管理能力。对于一家从100、200人迅速膨胀到数千人的创业公司,内部管理必须及时跟上,创始人此时最需要的是迅速对管理投入大量的精力,在一些重要岗位上及时聘请职业经理人,把内部管理流程尽早建立起来,至少是财务管理上尽快规范化。有媒体报道,一位曾经在BAT工作的ofo的老员工,刚来ofo的时候,他被报销和申请预算的“极简”流程所震惊。但戴威还没来得及做这些,公司就陷入到融资的陷阱中。

  共享单车一夜之间就被吹到了投资的风口,投资人纷至沓来。戴威尚未在企业运营和内部管理上有所历练便开始了与投资人的周旋和博弈。虽然有北京大学的高学历,但如何与投资人打交道,这是教科书里没有的。

  在早期的融资中,急于快速发展的戴威选择金沙江投资,而事实证明,这不是一个最优选择。投资人和创始人没有形成相互帮扶的团队,反而成为冤家对头,在众多重大问题上难以达成一致意见。这也是很多创始人特别容易犯的错误之一。

  很多人认为ofo真正死因在于“一票否决权”。戴威本人和后来进入的滴滴、经纬都拥有一票否决权。这个类似“联合国”构架的董事会是一个最差的公司运营结构,创始人没有一个真正靠得住的盟友和伙伴,更别说老师或者师傅。

  在2017年的胡润百富榜中,ofo创始人戴威以35亿元的财富成为第一个上榜的白手起家的“90后”。这一巨额纸上财富来自于一轮一轮的风险投资,从2015年创业,ofo一共经历大小十多轮融资,这在创业公司里相对少见。

  在戴威自己看来,相对于经营和管理,融资是他最擅长的领域。但最后真正要了ofo命的,却就是发生在融资方面。当然,对于任何企业,死于融资都是一个终极结果。任何一个企业只要资金链不断裂,总是可以继续维持下去。

  也正是因为这样,只要在经营管理和前期融资一招不慎,创始人最后都会进入一个必须不断加快融资速度才能勉强维持下去的境地。此时,决绝的断臂求生和相信奇迹究竟选哪一个,就是对创始人战略定力的考验。

  戴威最终败在相信了巨额资本的投资承诺,放弃了和摩拜合并的方案,并且以粗放的方式更加激进地开拓市场。钱烧完之后,留下的是一地灰烬。

  复盘ofo的融资过程,虽然早就有朱啸虎等一干投资界的大佬环绕左右,但屁股决定脑袋,他们为获取自己的利益最大化而来,根本不会完全站在ofo和戴威的立场上来思考问题。如果在早期融资开始的时候就有经验丰富的投资人以顾问或合伙人的身份进入团队,形成充分信任的关系,就能在融资方面弥补戴威对接投资能力跟不上的问题。

  对一家创业企业来说,所有的失败都是创始人的失败。企业飞快的长大,远远超出创始人自己成长的速度,说不定会异化为创始人的敌人,或者成长为一匹可以吞噬自己的怪兽。创始人如何不被自己的企业杀死?

  第一种选择,在合伙人里有自己的老师和可以互补的伙伴;第二种选择,适度放慢企业的发展速度,至少让估值或市值不要和营收差得太远;第三种选择,放下身段,不要骄傲,保持空杯心态,让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学习跟得上企业发展的速度。红太阳心水论坛016664887铁算盘一句诗解特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